散文委員會主任周折:大寫

散文委員會主任周折:大寫

2018-04-13 23:07:25  ·   3977次點擊

分享到:

 就這樣,那男人站在荒原上。
    他放飛,放飛那寂寞的日子,失落的日子,相思的日子,煩躁的日子,甜蜜的日子,痛苦的日子,絕望期待的日子。
    日子是淚水浸泡大的野妹子,她的名字叫苦艾……
    春天記得那個少年,那個像露水珠子般羞怯的少年,正蹦過打碗碗花和麥萍花點綴的田壟,奔向土坎和河岸,折下迎春和楊柳的枝條,開始編織他的夢想。
    他的夢想破碎而古怪,講給你你也聽不懂。

    有位浪漫詩人對我說,昨夜他還看見那少年,正坐在塬坡下的麥場上,看著天空,用心靈微笑,身旁擱著一根精巧的羊鞭。之后,有一位農婦款款走來,摟起他,開始講述那古老而陳舊的故事。那少年就漸漸熟睡在那故事里了。然后那女人抱他回去,放在自家的土炕上。故事也被困倦咽了回去。
    月光很亮,那少年蘭格子布褂上的圓鈕扣至今還一閃一閃……
    夏天說,它也見過那個少年。他正背向故鄉,走向大海。沒有一條河能擋住他的去路,沒有一座山能截斷他的視線。他一路溫習那首熟悉而又陌生的歌,音調渾厚又悲壯。
    他從不回頭,也不顧盼,身后留下的是血的驚嘆號,目光卻像七月的閃電。烈日熔煉了鐵和泥,從不能奈何他的身軀。駝鈴和海嘯被颶風送來,他卻把頭顱高高舉起。
    秋天也記得那個少年。有一天他突然就在這掛滿苦艾的懸崖邊止步。一位智者說,再剛強的人也有猶豫的時候。但誓言像劍一樣頂在他的后腦勺上。他沒有回頭。他的身軀像墜落的隕星,長發像旗幟一樣燃燒飄起……
    冬天悄悄來臨,春天遙遙無期。一位老人攜著自己的影子跌跌撞撞地走來,面對雪野開始講述一個少年的故事……
    皚皚白雪紛揚而至,迷失在那老人的故事里,消融在一個農婦的熱炕頭上,連老人自己也昏迷在那個奇妙的故事里了。
    唯有老人的手杖長成了一株樹……
    據說,那不是一株普通的樹。

下一篇
顧問高建群:一世難脫三界苦 半生掙得一卷書——柳笛散文集《遠心疏野》序
丛林返水 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股票即时指数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球探篮球比分手机 黑龙江11选5 北单比分网直播 陕西快乐10分 股份公司注册 91配资 云策配资 pc蛋蛋 集中盈配资 北京单场即时赔率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今日大盘行情 陕西快乐10分 球探体育比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