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鄉的瓢兒
首頁 > 文學 > 散文

家鄉的瓢兒

2019-11-25 19:02:41  ·   214次點擊

分享到:

  記憶中的陽歷六月,家鄉的野果瓢兒成熟了。風兒輕輕的吹,空氣中都是瓢兒清香味。周末一大早,我和同事就相約騎著車從勉縣城里出發,去張家河山里摘瓢兒。
  一路歡聲笑語,車子在窄小的馬路上顛簸著,饒過幾座座山穿過幾條條河,經過爬坡過坎,終于到了張家河。放眼望去,終于看見瓢兒了。車剛停穩,我們就取出小盆盆,迫不及待向跑過去,之前草地上密密麻麻的,就像一片白茫茫白色小珍珠。看得口水馬上要流出來了,這些瓢兒在翠綠的葉叢中晶晶發亮,一根根細細的微紅的莖,莖上長出綠色的葉子,葉子管上扛著一顆顆白色泡兒。像一顆白色小珍珠,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漂亮,給這座村莊增添了許多生機活力。
  我實在忍不住了,順手摘下一顆,放在嘴里,有一種酸中帶甜香味。望著這些瓢兒,不由得使我想起了小時的故鄉略陽縣老家。我的童年是在略陽縣大山里度過的,由于國家的政策好,在2009年在“陜南移民”政策中,我們那個村莊都陸陸續續搬到縣城。隨著城鎮化的步伐,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變,瓢兒也很少吃著。記得小時候,每年春天是飄兒花盛開的時間,路邊、坡上田間小道上,到處都有尋瓢花的影子。飄兒花不大,也就小指頭指甲蓋大小,白色的花,若星子點,繁密處,似雪花片片。特別是晚上天色快要黑時,放眼望去,把整個村莊裝扮的白茫茫的,他的花期也就是半個月左右,花就落了,居中的花蕊下就鼓起一個綠豆大小的“麻疙瘩”。從發現第一個麻疙瘩開始,那是的我們都盼望著這些小不點能快點變成白富美,大概在過半個月左右,陸陸續續泡兒開始就成熟了。
  而雨水好的時候,又會是個飄兒豐收年,那樸實淡然的野味兒,瓢兒雖然沒有蔬菜那么香脆,沒葡萄酒那么醇香,但它有它天然的獨特味道,讓人吃過后難以忘懷。這次摘瓢,雖然回來時候大伙都累的腰酸背疼的,但那樸實淡然的野味兒,通過自己的勞動換來的收獲,更多勾引起很多人回憶起童年時光那難忘的一幕。
  瓢兒熟了,家鄉的瓢香味還濃厚嗎?(陜鋼集團漢鋼公司動力能源中心   趙富強)

 
上一篇
丛林返水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腾讯棋牌欢乐麻将全集 甘肃人打的什么麻将 福彩东方6十1兑奖图 竞彩比分500万 排列5彩票历史开奖 足彩比分推荐实单 新疆11选5分布走势图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完整版 有分分11选五走势图吗 为什么nba比分那么高 广西11选5网上投注 陕西快乐十分今日开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值 重庆时时彩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3分彩开奖软件下载